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误闯禁地

老太监上前来,对墨黎初说:“墨公子,请移步承轩殿。”

墨黎初愤愤的走了,临了看一眼慕灵竹,眼里满是情意和不甘。

慕灵竹一直坐在萧君淮身侧,思绪却翻飞起来,寿宴很快结束了,她恍恍惚惚才意识到只剩下自己和萧君淮了,群臣嫔妃早已散去。

她起身欲走,却猛然被萧君淮拉住,手一拉,便猛然跌到了萧君淮怀里。

“你做什么!”慕灵竹奋力挣扎,望向萧君淮,却被他冷冽的眼神给镇住了。

萧君淮气极,怒视慕灵竹,逼问道:“你跟那墨黎初什么关系!?”

慕灵竹猛然别过头,“与你何干!”

“你是朕的妃子!”萧君淮怒吼一声,已是气极了,死死掐住慕灵竹的下巴,强行让她看着他,低吼道:“朕告诉你,你是朕的人,朕不许你看别的男人!”

慕灵竹猛然起身,泪眼婆娑,低声说道:“与你无关,与你无关!”

慕灵竹一气之下跑了出去,跑出大殿,跑出这个男人的视线,为什么他永远不相信她,为什么她会对他生出那样的感情,不该如此的,本不该如此的!

慕灵竹一直跑到不知是什么地方,这地方静谧的很,不像是皇宫,眼前松竹翠绿,一片竹林。

“竹林?”她试探着往前走,心撑不住刚才的狂跑,开始猛烈的跳起来,她呼哧带喘的停下竹林中间,四下无人,又不知何处。

恍然间,慕灵竹猛然看见远处坐落着一处竹屋,想着看看竹屋内是否有人,问问该怎么回梅花殿。

慕灵竹缓步走过去,这里安静得很,不由得让她也轻了脚步,走到竹屋门口,她忽的听闻竹屋内传来一声温润的男声。

“何人到此?”这声音温柔细腻,慕灵竹忽而站稳脚步,谦恭的说:“小女子慕灵竹,误闯竹林,寻不得归途,望公子指条明路,让我回去。”

“误闯?你不是淮南之人?”

“公子怎猜出的?”慕灵竹微微惊住,继而说道:“小女子曾是薄玉国人,不日前才到淮南。”

“若是淮南之人,又怎会不知,此乃禁地。”那人声音骤然低下来,凄楚的冷笑一声,说:“赶紧走吧,我不知归途。”

慕灵竹应了一声,却忍不住往屋内探去,想知道,这禁地里,住的是何人。

视线渐渐望向屋子里,却见一白衣公子,独自一人坐于床榻之上,双眼被一块白色绸子蒙住,浑身泛着病态的白。

“何人如此大胆,擅闯禁地!”

忽而一声怒吼,惊的慕灵竹一个没站稳跌在地上,一转头,一把长剑已指向她的脖颈……

一个侍卫那着长剑指着慕灵竹,脸色铁青,怒喝一声:“皇宫禁地,你胆敢擅闯!”

“不!我是误闯!”慕灵竹急切的解释,一起身拍拍身上的竹叶,说道:“我是梅花殿的慕灵竹,误闯禁地,不知归途,实在不是刻意的,请您高抬贵手,带我出去,我便再也不擅闯禁地了!”

侍卫上下打量了几眼,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慕灵竹欲解释,却听见竹屋内男子再次出声:“她确实是误闯,我并不认识她,放了她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非卿非故非卿非故谁惹骤雨|古言小灰石(我不是主角):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的石大爷我被一个废灵根的侯府大小姐给滴血认亲了! 姜书璃:作为一个大家闺秀,我的心愿是持家掌业修修仙,顺风顺水过一生。 小灰石(我不是主角):修仙是正道! 姜书璃:修仙不过是为了强身健体…… 小灰石(我不是主角):痛心疾首…… 新书《福妻满满》求包养: 福满满穿越了—— 原主竟然是个重生后瞬间又被害死的倒霉姑娘。 这辈子的人生目标就是: 帮原主手撕心机假白莲,然后赚钱!赚很多钱!赚很多很多钱! 哎呀!这位太子哥哥,你老是跟在我后面做什么?
  •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枼玥|古言本文一对一宠文,一生一世一双人。 前世 白天,她是首屈一指的整容医生,享誉世界,黑夜,她是闻名世界的千面杀手,恶贯满盈为千面妖女,她造就美丽,让美染上了几分血色,在充满杀戮和谎言的世界,她只求一点宁静,当信任破碎,她死在了她唯一信任的人手中。 今生 本以为找回了从未享受过的亲情,可那唯一温暖她的人死的时候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痛恨着自己的无力,仇,让她觉醒,妖异的鲜血是最好的祭奠,为复仇,她颠覆一国,看着仇人在绝望中挣扎死亡。 两世人生,四重身份。 郡主、巫族灵女、神秘诡异的女诸葛、嗜血鬼医、她究竟是谁? 从彼岸而来,随心所欲,一世妖华。 一世人生,三重身份。 帝王,皇子,国师,他又为何带上一张张神秘的面具,三重身份,慈悲的国师、谪仙皇子,亦或是嗜血帝王。 谁才是真正的他? ————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几日寂寥伤酒后,一番萧瑟禁烟中。 ——是她 曲度未终竟,玄云蔽穹苍。 岚雾今朝重,江山此地深。 ——是他 看孤妖和孤王的相遇, 是彼此温暖还是彼此征服? 推荐叶子完结古文《冥王毒妃》,且看王对王的相杀相爱相撩。
  • 红颜错之妃权天下红颜错之妃权天下蓉含冰清|古言她是南昭国大将军的私生庶女,人人嗤之以鼻,命如蝼蚁的她却在亲眼见到母亲惨死剑下后毅然走上那条复仇之路。庭院深深,阴谋重重,她周旋其中,步步为营。他是权倾朝野的沐王——萧沐锦,俊逸的面貌下藏着深不可测的心机。她知道他有心上人,却不知死活的触碰他心里的禁地。她并非善类,却忘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他那里输掉了一切。他是她的师父——无欢,教她武功,多少年隐藏的情愫终于在得知她背叛他的那一刻爆发,猛烈与残忍。他是南昭国的天子——南宫彻,却不在乎她的过去,要她的人,也要她的心,原应神圣的爱变得扭曲和血腥。为了报复,为了毁灭,她终于登上了权力的巅峰,回首看去,却发现一切都是一种无奈。倾城如她,狠毒如她,痴情如她,可怜亦如她……【本文慢热,非喜勿进。虐恋情深,最后绝对一对一哦】
  • 天才萌宝:农家俏王妃天才萌宝:农家俏王妃扶摇娘子|古言一朝穿越,她沦为养着一只小包子的单身农妇,未婚生子,遭家人遗弃,被世人唾骂。重男轻女倚老卖老的爷爷奶奶,自私自利的大伯一家人,包子父母,泼辣妹妹,一心想要读书而不得的弟弟,她决定代替原主,爱护儿子,孝顺真正对自己好的家人,至于那些嫌弃自己的人,她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可她从山里捡来的一个痴傻野男人忽然成了当今皇上最器重的亲弟弟是怎么回事?还是她娃的亲爹?不信?他目光明亮的将她压在门板上:“要不要重温怀上儿子那天的情形?”她气急败坏:“你混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将军家的书童将军家的书童野妹子|古言“将军,你今天要与苏公主去游湖,可别迟到了。”那是老夫人特别交待的,她只管奉命行事。 “你难道一点也不担心我要娶公主的事情吗?”一双腹黑的眼眸闪着某种期待。 “担心啊,担心你不能把公主伺候好,谁叫你风评不好。”她特无辜的睁大眼。 那些人都将矛头指到了她身上,她只是个书童好吗,她还是个男人!
  • 侯门将女侯门将女葉瓶子|古言如果, 时光可以倒流,我想回到过去。 去改变那些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正如,那些一一为我付出生命的人。 可以的话,我想要挽回一切,挽回曾经属于我的幸福。 哪怕是付出任何代价…… ----------------------------------------------------------------------------------------------------------------------十字木架上,绑着一个头发凌乱,全身是血的人。 艰难地抬起头颅,干得裂开皮的嘴巴颤抖地咬着牙。 脚下,躺着全家一百八十口无头的尸体,头颅高高被悬挂在城门上。就连那些为了拯救她的人,都被残忍地剥去人皮,剩下血淋淋的骨头丢在一边被狗啃咬。 “姐姐,你说天上的星星是可以带走人的心愿吗?”可爱清脆童音在脑海响起。 “嗯!是的,所以那不是带走厄运的星星哦~”凌休温柔地用手指轻轻刮着她的鼻子说。 “姐姐,看!佩尔自己做了一个星星的荷包,每天挂在身上可以带来好运~” 望着前面一个只有八九岁无头尸体腰间佩戴的星星荷包,泪水不停地从眼里流出。 “嗷~你真笨,我凌玉然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妹妹,算了,做哥哥的就帮你这一次忙好了,带你去把欺负你的人打回来!”凌玉然举着棍子放在肩膀上一副大义灭亲地说。 娘亲总是皱着眉毛,在一旁唠叨地说:“休儿呀,你怎么可以这么的顽皮呢?女孩子家的应该呆在家里刺绣做女红!” “诶!凌休,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的好心很让人讨厌。偏偏你这种行为是我最喜欢的……”莫思宇吊儿郎当地说。 望着被狗啃咬的骨头,一股揪心的痛就冒出来。 曾经,他为了救她,不仅牺牲,死后还落得如此下场。 恨!该恨那个男人,自己疯狂的爱上他,没想到却是他手中的棋子,为了皇权!害得自己全家上下死无全尸. 上官君侯,我恨你! 凌休抬起双眸望着城楼上左拥右抱一副享受的上官君侯,眼底恨意更浓 似是感受到凌休眼底恨意,上官君侯双眼微眯,嘴角挑起一抹嗜血笑容 “不必等得午时,现在直接可以送她上路天了!” 金袍袖子抖了抖,将右手的“斩”字牌子从城楼丢下去。 十字木架身后的刽子手,举起大刀,刺眼的阳光照射得发亮。 凌休闭上双眼,脑袋一片空白。 若有来世!我凌休定要将你上官一族血债血偿。 ---------------------------------------------------------------------------------------------------------------------- 当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时候,看将门之女凌休如何扭转乾坤,将谋害她的人一一送进永无止境的地狱。 外表的懒散无害,内心的腹黑绝情,吸引了无数风华绝代的男子相随相伴相追。 “休儿,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不管你是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样一个人。”美得不能呼吸的男子牵着凌休的手站在山崖之巅,举着手指望向夕阳落在海面上的位置淡淡地呢喃。 本文女强男强,女主桃花多多,专情+宠文。一女多男,不喜欢的勿入。还有瓶子的文文喜欢干净,不希望一些东西影响心情。
  • 冬至长安冬至长安施林生|古言上海市女白领的林晓雯意外穿越,穿越来到匈奴,附在名为呼衍小鱼儿的身体里,因身世逃亡至汉朝长安,在长安城里,她无奈却成为鲁元公主的女儿张嫣,她邂逅了骁勇善战的夏侯灶,温文儒雅的樊墨,直爽坦率的郦寄...一场爱情故事拉开帷幕。 大漠沙如雪,月牙泉似泪; 风雪舞如画,晚霞映满天; 那是她与夏侯的初识, 昙花一现,只为韦陀, 青青竹林,竹音萧萧, 油伞情愫,萤火漫天。 这是她与樊莫的记忆, 后身不由己因为政治,她带着她的悲,她的伤,她的无奈嫁给舅舅汉惠帝,一代处女皇后被后人称之为花神的她在汉宫里,她掩藏了自己的爱,在汉宫里,她搅进了后宫红颜宫斗里,在汉宫里,她经历了政治斗争,她只能处处为营,步步必惊心
  • 妃常妖娆:冥妃倾天下妃常妖娆:冥妃倾天下醉零梧|古言当世人都以为那是一段金玉良缘,只有她知道,相伴相守不过利益的交易,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他爱上另一个女人,她微笑促成。当大功将成,世人却要把她步步送往死地,他冷眼观之,那一瞬她明白,即使是一缕魂魄,也有选择人生的权力,而他,是否真的绝情如此,又或许,这两人既骗了他人,又骗了自己当生命只剩下只言片语,你还记得谁的片刻温情?
  • 剩女穿越:冷王的替身妃剩女穿越:冷王的替身妃悠小淘|古言卓清清三十岁那天,相恋十年的男友结婚了。可新娘不是她,酒醉之后她恍惚中与一男子洞房花烛,清醒了却发现来到了古代的王府,而那冷淡的男人发现新娘换了人,气愤之下将卓清清赶出了王府,只是他们的纠缠远没有这么容易就结束……
  • 嫡女倾城:腹黑王爷逆袭妃嫡女倾城:腹黑王爷逆袭妃龟小琳|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侯府一无是处备受欺凌的草包嫡女,懦弱好欺?哼,我命由我不由天,凡是欺我、辱我、害我者,我必淡然轻笑,看准时机整死他!她手握逆天功德系统,建产业,治瘟疫,他是尊贵的世子殿下,严重洁癖,厌恶女人,强大背景的求婚人选。但是——世人皆知瑾世子宠妻入骨,是个怕老婆的,某女实在忍无可忍翻白眼,她怎么就看上这黑心男人,节操何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