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章

宋小飒几乎是要奄奄一息了,可江溁浩像是被魔怔了一般,正牟足了劲一副非要将宋小飒置于死地不可的样子,小护士吓得连忙跑到病房门口,大呼救命。

“江溁浩你疯了?你快放手,这样她会死的!你这个混蛋!”

黄小波进入病房的时候,江溁浩正双手掐在宋小飒的脖子上。宋小飒纤细的手指攀着江溁浩的手背,薄薄的指甲将江溁浩的手背划出一道道殷红的血痕来,她的指甲缝里也满是血渍。

可是江溁浩猩红着双眼,狰狞可怖地就像一头嗜血的猛兽。

“她该死,她早就应该去死了!”

黄小波想拉开江溁浩,可是江溁浩的一双手就像嵌入了宋小飒的肉体里,随着黄小波拉扯江溁浩的力道,宋小飒的上身也随之离开了病床。

“你这个混蛋,你再不松手她真的会死!你还记不记得她出事的那晚你是怎么怎么说的?你口口声声哀求我们要救你的未婚妻,我们把她救活了,可是你却总想着置她于死地,你还是个人吗?”

江溁浩对黄小波的怒斥充耳不闻,情急之下黄小波拿起床头柜上的保温瓶照着江溁浩的后脑勺砸了下去。可能是担心自己的手劲不够大,不足以制服江溁浩,黄小波接连又朝着同一个位置砸了两下,直到江溁浩抱着脑袋瘫倒在地上。

“你这个混蛋!简直就是个畜生!”

好像咋的还不够过瘾似的,黄小波又冲着早已瘫倒在地的江溁浩踹了两脚。直到应声而来的其他医务人员将黄小波拉开,他嘴里还愤愤不平地骂着:“你TM还是个男人吗?有这样对待自己未婚妻的吗,我看最该死的人应该是你!”

宋小飒感受着来自胸口的疼痛,眼泪一行接着一行,悄无声息的滑落。这么多年来,她每天都在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摧残,隔三差五地她总是感觉到死神的召唤,渐渐地也就麻木了。可是她心里很清楚,她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江溁浩根本就没想让自己死。江溁浩还威胁宋小飒,如果她敢自杀,他就会让她在牢里的父亲生不如死。

宋小飒曾经偷偷地去监狱看过自己的父亲,除了人生自由被限制以外,父亲并没有受到过其他狱友的欺负。在里面不仅衣食有所保障,而且身体健朗。

宋小飒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有江溁浩的照应。一开始,宋小飒对江溁浩是充满了感激的,她以为江溁浩相信她,相信父亲不是杀人凶手。宋小飒一直以为,父亲之所以进监狱,是因为江溁浩的母亲对他以死相逼。

直到后来宋小飒知道是江溁浩故意让她去监狱里探望父亲,他说:“宋小飒你看到了吗?你父亲在里面之所以相安无事,是因为你在外面替他受着折磨。如果你想要你的父亲平安待到刑满释放的一天,那你就好好给我活着。看在你父亲抚养小艾长大的情分上,我可以保证他不在里面遭罪,但是我所遭受的痛苦我要你陪我一起受,我所受到的折磨也一定要你加倍的承受!总之,人间地狱我要你和我一起闯!”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妖物日记妖物日记何妨吃茶|现言正打算放弃大学,突然接到了一份录取,你会怎么做? 来到这座位于深山的国立大学,却发现到处充满着诡异的“拐卖”气息,你要怎么办? “校长”亲自接待,还大变活人,咋弄? 听说学校里的老师同学都不是人,咋整? 被告知连自家姐姐、同来的竹马小哥哥也不是人,惊喜吗? 不用怕……你是人…… 那好那好,黑奇络拍拍胸脯:还好我还是个人……似乎有哪里不对…… 悄悄拽拽自家老姐的衣角:既然咱俩不是亲生的——我能换个好听点的名字不?再换个白点的姓?
  • 木总的旧爱人木总的旧爱人秋小说|现言一次意外,程一被推到,后脑勺受到强烈撞击,死亡。岂料,乔之缘复活到程一体内。 一个脑子有病,神经错乱,脑回路不同于人的程一。 一个成熟稳重,优雅气质,温婉对人的乔之缘。 到底,男主木林森该爱谁? 木林森,“以前不让我爱你,以后也不让我见你吗?你如此狠心,为何我还是如此爱你。” 乔之缘,“以前是我看不清,现在换我来爱你,补偿以前的一切。” 木林森满脸嘲讽加恶心的语气,“程一,你最好离我远点,别纠缠我。” 程一,“…………” 这让我还怎么爱他,求解,在线急等……
  • 狼少挚宠:简先生,请回家做饭狼少挚宠:简先生,请回家做饭科九思思|现言有朝一日我登天,必定染血半边天。 江长雪满怀仇恨浴血而生,虐渣男,撕渣妹,碾压仇人,搞搞白骨粼粼人体研究,惬意极了。 一切顺风顺水时,总有一朵高智商非人类的俊隽奇葩招摇出现。 至此,她的床被傲娇狼人占据。 简先生姿态撩人,慢条斯理解开白衬衫纽扣,削薄的唇噙起,透亮清澈的黑眸溢满赞叹,“来,我的宝贝,和我度过每个夜晚,是你每天最聪明的抉择。” (简先生孤僻固执,不喜人类相处1V1江小姐雍容高贵,病娇一只,不喜甚入。)
  • 枭爷盛宠之极品狂妻枭爷盛宠之极品狂妻悠悠烟儿|现言“开车!” 她一抬眼,撞进一对孤冷幽深的黑瞳,如寒霜利刃,看得她小心肝颤巍巍抖了三抖。 劫财?劫色?还是……变态? 咳咳,真是衰神附体!那边,咋又蹦跶出一个男人?目标锁定——她? 碰上俩祖宗,谁不逃谁是蛇精病! 有枪,了不起啊?姐有车——宝来!(她小胸脯一挺) 宝来草根怎么了?别不把宝来当车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某女开着寒酸残损的宝来,傲娇酷毙地甩了杀气腾腾的法拉利,有范儿! 初次见面,他负伤在身,举枪威逼假挟持, 惊悚飙车,她沉着机智,全力保命真紧张。 谁知—— 啥?!要跟她回家! 坑爹…… 【正版简介】 她,泼辣果敢,擅长飙车,肆意挥洒速度与激情。 一个冷情冷心的女汉子。有多冷?——气死你不偿命! 他是绝密首脑,权覆云巅,阴鸷诡诈,潇洒游走腥风浴血雨。 一个只手遮天的纯爷们。有多纯?——过一招你尝尝? 这是一个情场失意的女汉子与奸诈腹黑的纯爷们之间见招拆招、没招耍泼的无赖经历; 这是一个从劫匪人质到绝壁真爱的言情故事…… *** 【小剧场】 1、 血,从肩头汩汩涌出,染红了墨绿的裙。 “别怕,你不会有事的。” 某男自己个儿都没意识到,这口气——真温柔! “我的命硬着呢!别说得跟我要死了似的!丧气!” 某女大气凛然堪比革命先烈,心底里呲牙咧嘴、呼天抢地——尼玛疼死我了! “死?想得美!”某男目光灼灼。 2、 “做我媳妇吧。”某男笑得邪气。 这声儿,听起来的确诚恳,可是,味儿却不对,太张狂。 “放手!” “不放,放了,媳妇就飞了。” 轻佻,太轻佻!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媳妇!”某女咬牙。 垂脸,吸气,曲肘,使出吃奶的劲儿朝他的肚子撞去。 靠之,这厮的肚子竟是石头做的,那么硬! “陈大少,咱们都是文明人,讲道理,是用嘴,不是蛮力!” “用嘴?”灿若星辰的眸子,忽地射出黑亮的狼芒。 下一秒钟…… 重要声明: ◎文中专业术语及名称皆来自网上,谬误之处还请行家一笑了之,拒绝考究。 ◎故事人物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 重生灵瞳之鬼才商女重生灵瞳之鬼才商女皇隽|现言相传,鉴宝孟家有一灵犀之眼,能辨世上一切真伪,包括人心。 然人心终究叵测,孟家惨遭灭门。 孟檀音绝地重生,世代相传的灵犀之眼终于觉醒, 从此:纵横商海,风生水起;识别人才,轻而易举;鉴宝赌石,手到擒来;古董修复,不在话下; 发家致富soeasy,腰缠万贯不是梦! 如此酷炫,当真不枉此生。唯一闹心的是,某boss死活都甩不掉! 季boss死皮赖脸地凑上来:亲亲,你叫我? 家族灭门真相的浮出,引发异能界动荡,危机也一步步逼近。 且看她素手翻云,力挽狂澜。 —————— 季boss逗比的片段① 季boss表示:要攻略酷炫界人士,只有一个宗旨——不要脸,就是不要脸,真心实意地不要脸! 孟檀音:呵呵。 季boss:亲亲,你这么嘲讽,已经去世的岳父大人知道吗?改嫁的岳母大人知道吗?可爱呆萌的小舅子知道吗! 孟檀音:你这么没皮没脸,你姑姑跟二叔知道吗?你堂弟表妹知道吗?你手下知道吗? 季boss:为了我能娶到亲亲,他们只能忍了! 季boss壕的片段② “亲亲,”季boss一手拿着价值千万的钻戒,一手拎着一摞财产转让证明,“嫁给我。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车子房子票子还有一个汉子,孟檀音扶额:“还没收货就想退货了怎么办?” “这不能够啊亲亲!”季boss眨巴着真诚的双眼,求蹭求抱抱,“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想始乱终弃吗?”
  • 何路言婚何路言婚果粒橙|现言几年前的相逢,她进错房间,让他牢牢的记住了她。几年后的重逢,她还是进错了房间,却是想要去抓自己丈夫的奸。他是叱咤风云的总裁大人,而她,是一个为了维持住婚姻不惜委曲求全的女人。最后,他将钱摔在她的脸上。周景瑜,婚途漫漫,有些爱情,可念不可说……
  • 名门盛宠:贵女也疯狂名门盛宠:贵女也疯狂糖糖嘛|现言这是一个古代贵女被“炮灰后”,穿越现代,俘虏高富帅,迎来没羞没臊“甜宠”生活的故事
  • 她血条又空了她血条又空了岁月静好i|现言〈男主非人类警告!超甜!〉 静好重生之后最大的烦恼就是——老有人吸她血。 每次都是同一个人就算了,偏偏还趁她不能动,说骚话! 于是她走上了白天虐渣打脸当上影后,晚上智斗变态誓死守身的道路。 直到有一天,牟届影后颁奖典礼上,某影后实名表白bug温先生提供的时光隧道!重生虐渣方便极了! 温先生,你是我的小众喜好。藏着时欣喜不已,炫耀时格外骄傲。
  • 顾太太的豪门日常顾太太的豪门日常黛蜜儿|现言推荐蜜儿新书《她是翟爷掌中娇》整个御城皆知,顾霆渊冰冷薄情、对新婚娇妻避之不及! 而等到慕晚真的嫁给他之后…… 他竟然是宠妻狂魔附体,在他心里,全世界的财富都不及他心中的一个慕晚。 有人问:“顾先生,像您这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可有什么梦想?” 顾霆渊:“当然有。” “那您的梦想是什么呢?” “娶慕晚。”
  •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心急撩不到唐警少阿翎|现言不小心端了个贼窝,许初一不但被当成同伙被抓审讯,还成了警局的八卦人物。本以为会无罪释放,却没想到无缘无故惹上了传闻中赫赫有名的特警大少。从此就和这个特警大少发生了很多故事……